蘇秦的勵志故事,蘇秦是怎么死的

好知識2023-04-30 11:50:23124

蘇秦的勵志故事

蘇秦,東周洛陽(yáng)人。他曾往東到齊國去拜師求學(xué),跟隨鬼谷先生習藝。

在外游歷多年,窮困潦倒,只好回到家里。他的哥哥、弟弟、嫂嫂、妹妹、妻子、侍妾都暗地里譏笑他,說(shuō):“周人的風(fēng)俗,是經(jīng)營(yíng)產(chǎn)業(yè)、致力工商以獲取十分之二的利潤為正業(yè)?,F在,你放棄最根本的職業(yè),而去干賣(mài)弄口舌的事情,窮困,不也是活該的嗎?”蘇秦聽(tīng)了這些話(huà),感到非常慚愧,心中暗自悲傷,于是閉門(mén)不出,把他的書(shū)全部搬出來(lái)通讀了一遍,說(shuō):“一個(gè)讀書(shū)人已經(jīng)做到了埋頭讀書(shū),卻不能靠這些學(xué)問(wèn)去取得榮華富貴,那么,書(shū)雖然讀得多,又有什么用處呢?”于是,找到一本周書(shū)(陰符〉,伏案苦讀。經(jīng)過(guò)一年之后,從書(shū)中揣摩出了許多訣竅,說(shuō):“憑這些本寧,可以游說(shuō)當代的國君了?!币虼?,他便去求見(jiàn)、游說(shuō)周顯王。但是周顯王左右的人向來(lái)就十分了解蘇秦,都看不起他,周顯王也不相信他。

蘇秦只好往西去到秦國游說(shuō)。秦惠王剛剛誅殺了商鞅,憎惡搬弄口舌的人,因此不愿任用他。他只好向東趕到趙國。趙肅侯任命他的弟弟趙成為宰相,并封趙成號為“奉陽(yáng)君”。奉陽(yáng)君不喜歡蘇秦。

蘇秦只好離開(kāi)趙國,到燕國游說(shuō),過(guò)了一年多才得到燕文侯的接見(jiàn)。他勸燕文侯說(shuō):“燕國東面有朝鮮、遼東,北面有林胡、樓煩,西面有云中、九原,南面有滹沱河、易水。土地方圓有2000多里,軍隊有數十萬(wàn),戰車(chē)有600輛,戰馬有6000匹,儲存的糧食可支用好幾年。同時(shí),南面有碣石、雁門(mén)的豐饒物產(chǎn),北面有盛產(chǎn)棗和栗子的有利條件,百姓即使不耕種田地,棗和栗子也足夠他們食用了。這真可以稱(chēng)得上是天然的府庫??!國家安樂(lè )無(wú)事,沒(méi)有出現軍隊遭到覆滅,將領(lǐng)被殺害的情況,在這些方面沒(méi)有誰(shuí)能比得上燕國的。大王您知道這種情況的原因嗎?燕國之所以沒(méi)有遭到敵寇的侵犯和戰亂的禍患,是因為趙國在南邊起到了屏障的作用。秦國要是進(jìn)攻燕國,必須越過(guò)云中、九原,經(jīng)過(guò)代地、上谷,行程達幾千里,即使得到了燕城,秦國也會(huì )想到根本不可能守得住。這樣,秦國不能為害燕國是很洧楚的了?,F在,假如趙國要攻打燕國,只要發(fā)布號令,用不了十天,幾十萬(wàn)軍隊就會(huì )逬駐東垣。然后趙軍再渡過(guò)滹沱河,涉過(guò)易水,不到四五天,就會(huì )到達燕國的都城。所以說(shuō),秦國進(jìn)攻燕國,是在千里之外作戰;趙國進(jìn)攻燕國,僅在百里之內打仗。不憂(yōu)慮百里之內的禍患而重視千里之外的敵宼,沒(méi)有比這更失誤的計策了。因此希望大王能與趙國合縱親善,天下各國聯(lián)合為一,那么燕國就必定沒(méi)有什么可擔憂(yōu)的了?!毖辔暮钫f(shuō):“你說(shuō)的話(huà)雖然有道理,但是我的國家弱小,西面靠近強大的趙國,南面挨著(zhù)齊國。齊國和趙國,都是強國啊!”

于是,燕文侯資助車(chē)馬、黃金、布匹給蘇秦,打發(fā)他到趙國去。這時(shí),奉陽(yáng)君已經(jīng)死了,蘇秦便趁機游說(shuō)趙肅侯說(shuō):“天下的卿相人臣,以及平民百姓,都推崇您是一位能行仁義的賢君,很久以來(lái)就愿意在您面前聽(tīng)從您的教導,為您效忠。雖然這樣,但由于奉陽(yáng)君嫉忌您的賢能,使您不能親自管理國事,所以賓客游士沒(méi)有誰(shuí)敢到您面前來(lái)盡忠效力的?,F在奉陽(yáng)君已經(jīng)死了,您從今以后可以與士民親近了,臣下因此才敢將一些愚昧的計策表獻給您。我私下為大王謀劃,沒(méi)有什么能比使百姓安定,國家無(wú)事更重要了。況且不需要加重百姓的負擔。安定百姓的根本,在于選擇邦交。選擇邦交得當百姓就安定,選擇邦交不得當百姓就無(wú)法安定。當今之時(shí),太行山以東地區建立起來(lái)的國家,沒(méi)有哪一個(gè)比趙國更強大的。趙國土地方圓兩千多里,軍隊幾十萬(wàn),戰車(chē)上千輛,戰馬上萬(wàn)匹,糧食可以支持好幾年。西面有常山,南面有黃河、漳水,東面有清河,北靣有燕國。燕國本來(lái)就是弱小的國家,沒(méi)有什么值得害怕的。秦國在天底下最忌憚的國家莫過(guò)于趙國,但是秦國不敢發(fā)動(dòng)軍隊攻打趙國,為什么呢?這是因為擔心韓國、魏國在背后算計它!如此看來(lái),韓國、魏國就是趙國南面的屏障了。秦國如果要攻打韓國、魏國,沒(méi)有名山大川的阻攔,可以漸漸地蠶食它,直到占有他們的國都為止。韓國、魏國抵擋不了秦國的進(jìn)攻,就必然會(huì )向秦國臣服。秦國沒(méi)有了韓國、魏國的阻隔,那么禍患就一定會(huì )降臨到趙國的頭上了。這就是臣下我為大王您所感到憂(yōu)慮的地方??!我私下里拿天下的地圖來(lái)衡董當前的形勢:各諸侯國的土地合起來(lái)是秦國的五倍,估計各諸侯國的軍隊合起來(lái)是秦國的十倍,如果六國聯(lián)成一體,合力向西邊攻打秦國,秦國就必定被攻破?,F在各國都向西面侍奉秦國,被秦國所臣服。攻破別人和被別人攻破,使別人臣服和向別人稱(chēng)臣,碓道兩者可以相提并論嗎?那些提出連橫的人,郯想割讓諸侯的土地送給秦國。如果秦國成功了,他們就可以高筑臺榭,裝飾壯麗的宮室,賞聽(tīng)竽瑟演奏的美妙動(dòng)聽(tīng)的音樂(lè )。既可擁有豪華樓閣以及漯亮的車(chē)子,又可擁有體態(tài)動(dòng)人的美女。各諸侯國遛到秦國的侵擾,而那些主張連橫的人卻不與各囯分擔憂(yōu)患。所以,主張連撗的人日夜都務(wù)求用秦國的權威來(lái)恐嚇諸侯各國,以求割取諸侯的土地。我私下為大王籌劃,不如韓國、魏國、齊國、楚國、燕國、趙國合縱聯(lián)盟,來(lái)對抗秦國。使天下各國的將相在洹水上集會(huì ),互相交換人質(zhì),殺白馬而結盟。訂立盟約說(shuō):‘假如秦國攻打楚國,齊國、魏國就各自派出精銳軍隊幫助楚國作戰,韓國的軍隊斷絕秦國的糧道,趙國的軍隊渡過(guò)黃河、漳水,向秦國施加壓力,燕國的軍隊則固守常山的北面;假如秦國進(jìn)攻韓國、魏國,那么楚國的軍隊就斷絕秦國的后路,齊國派出精銳的部隊前往助戰,趙國的軍隊渡過(guò)黃河、漳水向秦國施加壓力,燕國的軍隊固守云中;假如秦國進(jìn)攻齊國,那么楚國的軍隊就斷絕秦國的后路,韓國的軍隊固守成皋,魏國的軍隊堵塞秦國的通道,趙國的軍隊渡過(guò)黃河、漳水、博關(guān),向秦國施加壓力,燕國派出精銳部隊協(xié)助齊國作戰;假如秦國逬攻燕國,那么趙國的軍隊固守常山,楚國的軍隊進(jìn)駐武關(guān),齊國的軍隊渡過(guò)渤海向秦國施加壓力,韓國和魏國都派出精銳部隊前往助戰;假如秦國攻打趙國,那么韓國的軍隊進(jìn)駐宜陽(yáng),楚國的軍隊進(jìn)駐武關(guān),魏國的軍隊進(jìn)駐河外,齊國的軍隊渡過(guò)清河,燕國派出精銳部隊協(xié)助趙國作戰。諸侯之中有不依約行事的,其它五國的軍隊就共同討伐它?!鶉峡v聯(lián)盟一起抗拒秦國,那秦國的軍隊,就必定不敢從函谷關(guān)出兵來(lái)侵犯山東各國了。如果能做到這樣,那么霸王之業(yè)就可以成功了?!?/p>

趙王說(shuō):“寡人年紀輕,在位的時(shí)間很短,沒(méi)有聽(tīng)到過(guò)治理國家的長(cháng)遠計策?,F在尊敬的客人既然有意要保存天下,使各諸侯國得以安定,那么,寡人的整個(gè)國家都恭敬地聽(tīng)從您的安排?!庇谑蔷唾n給蘇秦車(chē)子百輛,黃金1000鎰,白璧100雙,錦繡1000匹,讓他用來(lái)邀約其他諸侯國結盟。

這時(shí),周天子將祭祀周文王、周武王的祭肉賞賜給秦惠王。秦惠王派犀首攻打魏國,擒獲了魏國將領(lǐng)龍賈,奪取了魏國的雕陰,而且試圖向東進(jìn)兵。蘇秦恐怕秦國的軍隊會(huì )攻到趙國,于是便用計激怒了張儀,使張儀投奔到秦國去。

于是,蘇秦便游說(shuō)韓宣惠王說(shuō):“韓國北面有險固的鞏地、洛地和成皋,西面有宜陽(yáng)、商阪的要塞,東面有宛地、穣地和洧水,南面有陘山。土地方圓九百多里,軍隊幾十萬(wàn),天下的強弓勁弩都從韓國出產(chǎn)。溪子、少府、時(shí)力、距來(lái)這些良弓,都可以射到600步之外。韓國的士兵躍起而射,能不間斷地發(fā)射百珩,遠處的敵人,可以射中他的胸瞠,近處的敵人,便可以射透他的心窩。韓國士兵的劍戟都產(chǎn)自冥山、棠溪、墨陽(yáng)、合賻、鄧師、宛馮、龍淵、太阿等地,都可以在陸地上斬斷牛馬,在水上鈸殺鵠雁,抵抗敵人,立刻可斬。堅固的鎧甲、鐵制的護臂、革制的射抉、系盾的綬帶,這些東西韓國沒(méi)有一樣不齊備。憑著(zhù)韓國士兵的勞敢,被上堅固的鎧甲,腳踏強勁的弓弩,佩帶鋒利的寶劍,一個(gè)人足以抵擋100人,這是不在話(huà)下的。以韓國的強大和大王的賢能,卻要向西侍奉秦國,拱手臣服,使國家蒙受恥辱而被天下人譏笑,沒(méi)有什么比這更嚴重的了。所以,希望大王仔細考慮這些問(wèn)題。大王要是侍奉秦國,秦國必然要求得到宜陽(yáng)、成皋。今年如果奉上了這兩塊土地,明年秦國又會(huì )再要求割讓其它的土地。若給他,那么繼續下去就沒(méi)有土地可紿了。如果不給,那么原先割讓土地所起的作用就前功盡棄了,并且以后將會(huì )遭受到更大的禍患。況且大王的土地有限,而秦國的貪以后將會(huì )遭受到更大的禍患。況且大王的土地有限,而秦國的貪求本是沒(méi)有止境的,用有限的土地去迎合無(wú)盡的貪求,這就是所謂花錢(qián)去買(mǎi)仇怨而結下災禍,不需作戰,而土地就已被侵占了。我聽(tīng)俗語(yǔ)說(shuō):‘寧可作雞口,不可作牛后?!F在大王要是向西臣服侍奉秦國,跟作牛后又有什么兩樣呢?”韓王聽(tīng)了這些話(huà),憒怒得臉都變了顏色,揮起手臂圓睜著(zhù)眼睛,按著(zhù)寶劍,仰起頭來(lái),長(cháng)長(cháng)地嘆了一口氣說(shuō):“寡人雖然沒(méi)有出息,但一定不能去侍奉秦國!”

蘇秦又去游說(shuō)魏襄王。魏王說(shuō):“寡人不賢,從未聽(tīng)到過(guò)明智的教誨?,F在您奉趙王的使命來(lái)指點(diǎn)我,我愿意率領(lǐng)全國恭敬地加盟?!?/p>

接著(zhù),蘇秦又去東邊游說(shuō)齊宣王。齊王說(shuō):“寡人太不聰明,在偏僻的遠方守著(zhù)這個(gè)東面海邊上的?國家,未嘗聽(tīng)到過(guò)前人遺下的教誨。今天您奉趙王的使命來(lái)教導我,我愿以國家的名義遵從盟約?!?/p>

蘇秦于是又去西南游說(shuō)楚威王。楚王說(shuō):“寡人的國家,西面和秦國國境相連,秦國有奪取巴蜀,兼并漢中的野心。秦國,是像虎狼一樣兇惡的國家,是不可以去親近它的。而韓國和魏國又被秦國要制造禍患所威脅,不可以與他們作深入的謀劃。如果與他們深入謀劃,恐怕反叛之人會(huì )將計策告訴秦國,因此計策還未實(shí)施,而國家已經(jīng)危險了。寡人自己估憂(yōu),用楚國來(lái)對抗秦國,不見(jiàn)得能夠取勝。在國內與群臣們商議,又不可靠。寡人睡不安穩,食不知銥,心神好像懸掛的旌旗一樣搖擺不定,無(wú)所依附?,F在您想要天下合為一體,籠絡(luò )各諸侯,使危亡的國家能夠生存下去。寡人愿意帶著(zhù)整個(gè)國家跟隨您?!?/p>

于是,六國合縱結盟,將兵力聚集在一起。蘇秦成了盟約長(cháng),同時(shí)兼任六國的宰相。

蘇秦的嫂子對蘇秦前倨后恭

蘇秦回到北方的趙國向趙王復命,途中經(jīng)過(guò)洛陽(yáng),隨行的車(chē)駒栽滿(mǎn)了物品,各諸侯國派來(lái)送行的使者很多,簡(jiǎn)直跟帝王出行差不多。周顯王聽(tīng)到這個(gè)消患后,感到害怕,就派人打掃道路,并且到郊外去慰勞他。蘇秦的兄弟、妻子、嬪嫂都斜著(zhù)眼睛,不敢抬頭正眼看他,彎腰俯首,恭敬地侍候他逬食。蘇秦笑著(zhù)對他的嫂嫂說(shuō):“你為什么先前對我那么傲慢,現在對我那么恭敬呢?”嫂嫂俯伏著(zhù),將臉貼到地上,向他請罪說(shuō):“是因為小叔您現在地位尊貴,錢(qián)財多??!’’蘇秦喟然長(cháng)嘆說(shuō):“同樣是一個(gè)人,當他富貴的時(shí)候,親戚都敬畏他,當他貧賤的時(shí)候,親戚就輕視他,親戚尚且如此,何況是其他人呢!假如當初我在洛陽(yáng)擁有良田兩頃,我又怎么能佩帶這六國的相印呢?”于是就散發(fā)千金,用來(lái)賞賜宗族和朋友。當初,蘇秦出發(fā)到燕國去,曾向別人借了100錢(qián)作路費,等到他富貴時(shí),就拿出100金去償還。同時(shí),他還一一報答了過(guò)去對自己曾有過(guò)恩德的人。在他的隨從中有一個(gè)人沒(méi)有得到報答,就上前自己提了出來(lái)。蘇秦對他說(shuō).?“我并不是忘記了你,當初你與我一起到燕國,在易水邊,曾三番五次想離開(kāi)我。當時(shí),我很困窮,因此曾深深地怨恨你,所以讓你等到最后。你現在也可以得到賞賜了?!?/p>

蘇秦約定六國合縱結盟后,回到了趙國。趙肅侯封他為武安君。于是,他就把六國合縱的盟約送紿秦國,秦國的軍隊不敢窺視函谷關(guān)以東的國家達15年之久。

秦國派遣犀首欺詐齊國、魏國,與齊、魏兩國共同討伐趙國,想要破壞合縱的盟約。齊國、魏國攻打趙屆,趙王責怪蘇秦,蘇秦心中害怕,便請求出使燕國。

秦惠王把他的女兒嫁給燕太子為妻。這一年,蕪文侯去世,太子即位,這就是燕易王。燕易王剛剛繼位,齊宣王便趁著(zhù)燕國舉辦喪事,向燕國發(fā)動(dòng)進(jìn)攻,奪取了10座域池。

蘇秦又去了齊國,說(shuō)服齊王將10座域池歸還紿燕國。

這時(shí),有人詆毀蘇秦說(shuō):“蘇秦是個(gè)左右搖擺,出賣(mài)國家,反復無(wú)常的小人,遲早他會(huì )作亂的?!碧K秦害怕獲罪,趕緊回到燕國。但燕王卻不再讓他擔任原來(lái)的職位。

蘇秦是怎么死的

燕易王的母親,是燕文侯的夫人,與蘇秦私通。燕王知道后,對待他更加優(yōu)厚。蘇秦害怕被殺,就對燕王說(shuō):“我在燕國,不能使燕國的地位變得重要。而我要是在齊國,就必定可使燕國的地位得到加強?!毖嗤跽f(shuō):“隨便先生怎么去做都行?!庇谑翘K秦假裝得罪了燕國而逃奔到齊國去,齊宣王任命他為客卿。齊宣王去世,齊湣王即位。齊國有許多大夫與蘇秦爭寵,他們派人刺殺蘇秦,蘇秦還未斷氣,刺客便逃走了。蘇秦臨死的時(shí)候對齊王說(shuō):“我馬上就要死了,我死后請將我的身體車(chē)裂,在集市上發(fā)出告示說(shuō):‘蘇秦為了燕國而到齊國來(lái)謀亂?!@樣一來(lái),殺害我的兇手就必定可以捉到了?!庇谑?,齊王照著(zhù)蘇秦的話(huà)去做,那個(gè)刺殺蘇秦的兇手果然自動(dòng)露面。齊王就將他處死了。燕王聽(tīng)到后說(shuō):“齊國這樣地為蘇先生報仇,太過(guò)分了!”

本文鏈接:http://www.3340059.com/post-10563.html

人物

閱讀更多